相关文章

合肥皖武驾校负责人“失联” 千余名学员遭遇学车难

皖武驾校在临泉路临时租用的训练场

“交钱学车没多久被告知不能继续学了,也无法与驾校方面取得联系,千余名学员遭遇学车难”,近日,这样一幕在合肥皖武驾校上演。“我花了3900元报了VIP班,现在被告知不能学了,没有任何人出面解决,我们该怎么办?”正在为此事发愁的学员何玲(化名)愤怒地说道。对此,合肥市交通运输管理处驾培科科长陈毛香介绍,该驾校正计划申请破产,将妥善安排学员继续练车。

驾校负责人“失联”,学员遭遇学车难

今年3月份,合肥市民何玲在位于长丰路的皖武驾校交了3900元报了VIP驾驶班,4月3日考完科目一。

4月12日,何玲发现,该驾校因合同纠纷遭庐阳法院强制迁出,原有的训练场地被封。

就在何玲焦急万分时,教练告诉她们,可以在位于临泉路的一处训练场继续练车。

何玲介绍,5月10日,教练却再次告诉她们,因有无法练车的学员前来闹事导致新场地也被停了,教练员的工资和油补遭到拖欠,所以他们不能带学员继续练车。

何玲发现与其一起学车的学员几乎都反映遭遇到了同样的问题,而他们尝试联系驾校方面,也都一无所获。

随后,何玲等“学车无门”的学员组建了多个“维权群”,四处奔走,希望能够讨一个说法。

皖武驾校长丰路训练场遭法院强制迁出后被封

现场探访:驾校场地被封,教练辞职学员蹲点打听情况

5月14日下午2时,在长丰路皖武驾校总部可以看到,门前还停着两辆驾校训练车,其中一辆车车身标着“皖武驾校”的字样,而驾校大门已经被蓝色铁皮围挡。

墙上张贴的《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告知书》显示,皖武驾校曾涉及一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,法院判决其返还此处场地及房屋,但该驾校拒不履行,因此遭到法院强制执行。

对于广大学员相关培训驾驶事宜,该《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告知书》称“宜自行与皖武驾校商洽处理”。

该驾校对面小区一名门卫介绍,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至少20人来该驾校门前打听情况,“电话也打不通,到头来还是怎么来怎么回去”该门卫说。

而在何玲等人后期学车的临泉路训练场可以看到,里面有7、8俩标有“皖武驾校”字样的训练车,其中有两三辆车还在教学中。

何玲等学员介绍这几名教练就是此前皖武驾校的教练,但上前询问,这几名教练均表示已经辞职,“车是我们买的,我们是私教”一名教练不耐烦地说。

其中一名刚结束训练从车上下来的女学员证实,她们确实是在上私教课,并不是皖武驾校的学员。

另一名同在上私教课的男生介绍,他们都是交3100余元直接找教练私下教学。

按照现场两名学员提供的联系方式,拨打他们教练的电话,一名杨姓教练称,他已经辞职,且也在找驾校方面解决问题,对于学员反映学车难,该教练回应称“让他们找驾校”。另一名罗姓教练也以“在休假,不清楚”为由拒绝透露其他情况。

拨打该驾校多个办公电话也一直无法打通。

网上信息显示,皖武驾校全称合肥市皖武驾驶培训学校有限公司,法人为王某,注册时间为2005年6月。

在该训练场可以看到,陆陆续续有不少学员前来打听情况,有的甚至想蹲点守候,希望与驾校方面取得联系。

一辆皖武驾校的训练车停在被封训练场门前

合肥市运管处:驾校计划申请破产,将妥善安排学员学车

5月14日下午,在合肥市交通运输管理处,已经有不少学员前来反映情况,寻求帮助。

合肥市交通运输管理处驾培科科长陈毛香介绍,他们已经与驾校方面取得联系,4月12日在法院在强制执行后,该驾校负责人自称法院从其账上划走了400万,导致他们无钱办学。

陈毛香透露,今天上午,该驾校负责人告诉她,驾校正计划申请破产,但要先进行内部审计,需要20多天的时间才能出结果,如果确认资不抵债破产,将由法院清算后对教练员与学员进行退款。

对于学员学车难问题,陈毛香称,他们已经与合肥驾培联盟取得联系,可以将学员档案转到驾培联盟,由他们安排学员就近练车,但学习“C1”证已经考过科目一的学员需要先交1500元费用,考过科目二的学员交800元,学习“C2”证的考过科目一的学员则需要交2200元。如果学员不愿转到驾培联盟继续练车,也可以将档案调走,自行安排。

针对学员质疑驾校“跑路”,陈毛香介绍,该驾校负责人曾告诉她,驾校尚有1700名学员,驾校并未跑路,只是因为没钱也无法安排学员练车而不接电话。

陈毛香表示,接下来,他们将让驾校方面拟一个情况通知,发送给每一位学员,让学员了解事情原委。

随后,陈毛香还提供了该驾校校长王某的电话,但拨通表明来意后,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,其后,便无法打通。

“没办法,只能这么办了!”何玲无奈地说。

何玲等学员表示,她们将按照合肥市交通运输管理处驾培科给出的方案先学车,但希望驾校方面给学员一个说法。(韩喻)

推荐阅读: